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保山新闻在线 > 生活便利 >

职称怎么评?“懂行”的社会组织说了算!_生活

 

  在深圳,职称评审权限下放给社会组织后,职称越评越专业、越细化

职称怎么评?“懂行”的社会组织说了算!

  工人日报-中工网记者 刘友婷

  阅读提示

  外行评价内行、人才评价方式单一、行政色彩浓厚……长期以来,不完善的职称评价机制不利于人才的培养发展,被广为诟病。为此,深圳依托专业水平高、服务能力强、影响力大的社会组织承接职称评审,将人才评价权限交给市场,有效激励专业技术人才的职业发展。

  “社会组织不得设立与职称评审相关的收费项目”“对开展职称评审的社会组织实行动态管理,一年考核一次”……近期,深圳市人社局出台社会组织开展职称评审工作的管理办法,对社会组织承接职称评审作出详细规定。

  记者了解到,深圳市在全国率先实现将政府部门承担职称评定的职能向社会组织转移,真正实现“职称怎么评,市场和行业说了算”。2019年度,该市共有38家社会组织承接了303个专业的职称评审工作,近1.4万人参加社会化职称评审。

  “职称评审权限下放后,一方面,行业协会服务心态更强了。另一方面,政府转变为‘裁判员’,相当于给协会戴上‘紧箍咒’,让职称评审越做越专业越细化,促进专业技术人才队伍发展壮大。”深圳市绿色建筑协会秘书长王向昱告诉《工人日报》记者。

  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

  在职称评审权限下放之初,社会上对行业协会承接职称评审争议很大,行业主管部门、专业技术人员和行业协会心存顾虑:一行多会的情况下,由哪个行业协会承接?政府要简政放权,市场接得住吗?

  即使是立于改革潮头的深圳,这条路也趟了10多年,2002年试水,2014年实现社会化职称评审全部由行业协会承接。

  2013年5月,深圳启动职称评定职能向行业组织转移改革试点。“第一个吃螃蟹”的是深圳市装饰行业协会。“政府下放职称评审权限时,选择行业协会的要求很高。”该协会副秘书长郑鑫介绍,深圳装饰行业发展较早、整体水平较高,目前业内中国百强企业有67家在深圳,全国十强中深圳占7席。多年来,协会一直在业内拥有话语权。

  记者了解到,该协会自2002年开始承接行业内初级和中级职称评审,后来又逐步承接高级职称,目前承担了6个专业的职称评审。

  此次职称制度改革大潮中,深圳市绿色建筑协会可谓是一匹“黑马”。2014年,该协会提交了一份关于创立绿色建筑工程师职称评审的建议。

  “当时,很多用人单位因留不住人才,深感绿色建筑工作难以为继。”王向昱说,不少从传统建筑转到绿色建筑的工程师因无相关职称可申报,现有业绩又无法评其他职称,导致职业通道受限,纷纷想转行。

  建议提交后,得到深圳市人社局的重视和支持,于当年8月在建筑工程大类增设绿色建筑专业,并确立由深圳市绿色建筑协会承接职称评审工作。目前,绿色建筑专业职称申报人数从最初不足20人发展到150人。该协会还组建了一支强有力的专家队伍,为人才评价提供重要保障。

  评不好随时离场

  近年来,深圳市装饰行业职称申报人数不断增加,从2015年的298人增至去年的1979人。推行无纸化办公之前,每年职称评审时,该协会办公室里的资料堆积如山,运送资料到评审现场,更是需要租用货车。

  在深圳,职称评审费用由政府统一收取,不允许社会组织额外收费。职称评审工作量大、专业性强、要求高,行业协会为何接下这个“苦差事”?

  “是‘苦差事’,更是信任和荣誉。”王向昱说道,绿色建筑工程师职称从无到有,结束了从业人员没有职称可评的尴尬境地,行业企业乃至工程师个人都很珍惜职称评审这来之不易的机会。多年来,协会不计代价将职称评定做得更好。以评审专家为例,该协会从首次评审就坚持邀请业内顶尖专家担任评委,保证公平公正。

  人才是行业发展的基础,在王向昱看来,承接职称评审、服务好专业技术人员很有意义。2014年首次开展职称评审时,申报人数虽不足20人,但专家及协会认为更应严格把关、坚持标准,最终评审结果得到申报人及专业人士的一致认可。对协会而言,这也是一次发展机遇。

  对此,郑鑫也有同感。她认为,开展职称评审是对行业人才培养正向激励的通道。借助评审工作,协会能帮助业内人才取得应有的发展和荣誉,最终受益的是职工、企业。

  在近期一次行业会议上,郑鑫发现在场的百余位专家中,有近四分之一是过去10多年来通过协会评选成长起来的,这让她倍感骄傲。

  简政放权并非一放了之。深圳市人社局有关负责人表示,政府虽退出了“运动员”队伍,仍在当好“教练”“裁判”。对社会组织而言,职称评审权限并非“铁饭碗”,做不好随时会离场。

  放是为了更好的管。有了管理与监督,行业协会的服务工作也更细了。“每年评审结束后,协会都会优化完善评审组织工作、评审办法等。”王向昱说。

  职称的市场认可度更高

  职称评审事关专业技术人才的收入和发展。“话语权”交给市场后,职称的含金量是否会受到影响?记者采访发现,不少业内人士认为,含金量不降反升。

  “承接职称评审的社会组织关注的不仅是评选,更要思考后续如何发挥这些人才的作用。”王向昱介绍,评审过程中,协会发现房地产单位对职称评审积极性不高,原因是职称与工资、职业发展不挂钩。对此,协会将绿色建筑工程师职称人数列入单位参评一些荣誉的考核内容,让沉寂的职称“活起来”。

  深圳市装饰行业协会关于“给予正高级职称每人3万元奖励”的提议,被广泛应用于其他行业及从业人员。同时引导企业设置激励措施,目前已有部分企业设立职称补贴,其中中级职称每月补贴500元,高级职称每月补贴800元,并为优秀人才搭建才华展示舞台,让正高级职称人才参与技术研究课题。

  职称评审权限下放后,深圳鼓励社会组织了解企业和人才的实际需求,在解决问题的同时适时为新兴行业和新职业设置职称。

  “专业技术人员分布在不同行业和岗位,让社会组织承接职称评审,有利于科学、客观、公正地评价各领域的专业技术人员。”深圳市人才专家联合会秘书长郭清蓝介绍,社会组织能根据行业特点,科学合理地制定切合行业实际的评价方案,形成了针对性强的行业人才评审标准。

  从事生命制药领域的专业技术人员张先生对此也有同感。他认为,职称评审权限下放后,专业细分度更高,更接“地气”,更符合人才实际发展需要。